欢迎访问江西省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首页

部门工作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工作动态 > 正文

中国科学院陈竺副院长来庐山植物园调研时在全体职工大会上的讲话 2005年8月8日

来源:    发布时间:2005-09-27    点击量:

尊敬的郑翔书记、张青松主任、全体职工:
   今天我和赵勤局长、科学院的其他工作人员一行,在李国强厅长的陪同下来到庐山植物园调研。今天下午在郑书记的指引下,对庐山植物园的园林景观、植物保护的情况进行了考察,刚才又听到了庐山植物园郑书记的工作报告。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心动的报告。既感动,又激动。感动是因为这里是我国植物学研究和植物园事业的发源地,代表着自“五四”运动以来,中华民族追求科学的历程和精神。“三老精神”就是这个缩影。
    新中国成立以来,植物园也得到发展,我们说的发展是指继承前辈的基础有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
虽然植物园曾经遇到很多困难,但是我们的事业没有停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园、优秀的园,像路甬祥院长所说的“绝艳宝地”。这是我对这个园的初步印象。
    刚才郑翔书记所作的介绍,实际上是近几年来这个园的工作进展。这个园的特色,从管理上来说实际上就是院地合作。江西省,特别是科技厅,包括李厅长本人,这几年来对这个园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视,科学院也在作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从标本馆的建设,到最近我们在机动费中稍微作了一点安排。我觉得实在是太少了一点,也不好意思多说,你(指段子渊处长)说一下吧,是什么样的情况(段处长说:“陈院长从机动经费中给你们批了100万”)。(掌声)
    虽然能力有限,但我们都在形成合力,都在尽可能的进行一些支持。刚才我们一起看了职工宿舍,这实际上是表达困难的一种生动的语言。我觉得这个园有一种精神,哪怕你在讲困难,也有一点豁达的气势,用一种豁达的态度看问题看困难。这实际上就是有信心、有自信。刚才郑翔书记总结得非常之好。尽管在投入上我们和国内,特别是中国科学院系统的院所还不在一个重量级上,但是我们的确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我觉得,第一,科普工作大概可以列为先进。科学院路甬祥院长讲过,科学的植物园应该不只是科学家的植物园,而应该是人民大众的植物园,也是社会的植物园。植物园的工作性质大家都很清楚,我是个外行,这几年通过学习知道了一点,它是植物迁地保护基地、是植物研究的基地、同时也是进行植物科学宣传教育的机构,它可以陶冶人们的性情,给予人们一种高层次的享受,是人与自然和谐的课堂,我觉得植物园实际上应该是这样的。在植物园诸多的功能中,科普教育非常重要,而且它和旅游、休闲这些功能又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这里创造性地开展了科普工作。这是一个很深的印象。
    第二个是我们尽管条件相对来说有些困难,但是我们在提升科学研究能力上的努力一刻也没有停止。我们努力地去促进国际合作,已经有具体的项目合作启动;我们努力地去推进国内合作,包括国内一些著名的植物学研究机构,也包括省内植物学单位,在科技厅的支持下我们还成立了省重点实验室,与江西师范大学共建。所以有的时候好像困境也能逼出一点办法来。科学院的院所在与大学共建上就没有这么强的动力,而在这个园就能产生强大的动力和推动作用。刚才郑书记谈到的一些具体做法好像很多都是笑谈,但是为了提升这个园的地位,为了发挥它的重要功能,可以说绞尽脑汁,也是用了很多锦囊妙计,包括“小店买油”妙计、“夏季堵车”等,我觉得目的是一个,就是为了提升植物园在社会上的地位,要能够使得人与自然和谐的这种思想、植物学知识能够为社会大众所接受。
    第三,从科学研究上来说,我觉得我们园现在的定位也还是相当准确。的确,在国内外竞争的态势上看,作一个合适的定位是最为重要的,这是我们能够在竞争中得以生存和得以发展的根本。所以说“十六字方针”(有限目标,主攻中观,高位起步,延伸两端)我还是十分之欣赏,尤其是注重“中观”,这个东西我认为非常之好,实际上它也体现了植物园的建园思想,就是生物资源、特别是植物资源在我们这里的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保护、生态系统的保护和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我想“中观”不是消极的避开微观和避开宏观,而是说我们要微、宏观相结合,同时利用重要的植物资源,为我们国家、为区域经济的发展作出我们的贡献。植物引种驯化、繁育技术,尤其是涉及到人口与健康、国民经济、农业、可能将来还在工业技术需要的植物资源上,怎么样能够大面积推广、应用,这实际上是很重要的问题。生物多样性保护大家已有非常明确的认识,中国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十分重要的国家,因为我们的遗传资源占到全球的大约10%,但在可持续利用方面,这里的文章就很大。现在是要开发一个物种,往往就意味着这个物种有可能濒危。刚才你们的王永高老主任给我看了你们和上海药物所合作开发石杉碱甲——千层塔,如果我们不解决栽培技术的推广问题,不能成千上万来推开的话,就靠野生资源,要做大,那马上意味着这个物种的濒危,甚至短期内就是它的消亡,所以我觉得这个路径选得很对。但是,如果你要想对一个野生种进行很好的驯化,而且要能够很好地扩大它的繁殖(快速的繁殖),我想你还是要在两头做文章,也就是说你要对它的生境有一个了解,这就涉及到生态学;第二个我想你对它的生理、对它的发育也要了解,所以我想所谓“中观”应该是微观与宏观结合的基础上,发挥“中观”的优势。总的来说,我觉得这样的定位还是符合我们实际的。这几年还是出了一些成果,老同志的著作还是在不断发表,在1999年昆明世博会中还得了大奖,为四个大奖之一。有些东西说实在的很难仅仅用国内盛行的一般评价指标来评价,并不是那么简单,但是世博会是我们在国际上打擂台的展示,在这样十分重要的展示上我们都能取得好的成绩。
    第四,人才方面,客观困难大,比较突出。近几年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培养了3个博士和7个硕士,还与英国有人员交流,变化卓著。人是第一位的,李厅长派来了一位成功的领导。郑翔同志就是“三老精神”的传人,在全国植物园是很有影响的。
    第五,庐山植物园的景观美不胜收,结合中国、庐山的自然景观和园林特点,做出了一流的中西合璧的事情,比如“天绘”景观。这是人的智慧融合了科学与艺术、人与自然相结合的理念。园林景观峰回路转,每一步都是一首诗、一幅画。
在中国,庐山植物园的地位不可动摇!(热烈掌声)
下面对下一步工作谈一谈我的想法:
1998年科学院进行知识创新工作试点,重点支持“三园二所”,即云南西双版纳植物园、华南植物园和武汉植物园、北京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西双版纳植物园以热带植物研究和保护为主,华南植物园以亚热带植物研究与保护为主,武汉植物园以水生植物研究和保护为主。“十一五”期间,科学院要进入第三期知识创新工作,现在不是试点,“试点”两个字已经去掉了。这就是说,知识创新工作已经开始进入常态。路院长批示,要特别重视在植物区系有特别重要意义的植物园,加强有特色的植物资源可持续利用,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我们正在考虑建设国家植物园体系(National Botanical Garden Network )。庐山植物园是国家生物多样性保护整体战略当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制高点,要充分利用这次机遇,做好自己的宏观规划。只有这样事业发展才能守得住。
    定位要清晰,以植物资源保护与可持续利用为重点,做好总体发展规划(Master plan)。华东地区已有几个植物园,庐山植物园要突出自己的特色,做到不可替代性,加强创新能力建设,练好内功。最困难的阶段也许已经过去,要考虑如何利用好国家植物园体系建设这一机遇。国家植物园体系一定是要有科研内涵,这就要求培养和引进人才。科学院对人才和创新团队有支持,原来是1万个创新岗位,三期将增加到2万个,可以对庐山植物园支持一两个岗位。要做好创新团队的建设工作,机制可以灵活,可以是有一段时间来园工作,工作一两个月时间。与重点园的合作可以做得更好一点,更实一点,更希望与武汉植物园建立更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进一步加强定点合作。
为了促进庐山植物园的可持续发展,必要的基础设施要改善。
    一是改善生活设施:首先要有目标,做好一个规划,比如在九江搞一个生活基地,院地共同建设,地方可以政策、土地等方式进行支持。二是改善物种保护的基础设施,如温室等。三是建设科学研究最基本的设施,如实验室等。
总之,我们共同努力,继承发扬“三老精神”,做好规划,练好内功,提高科研能力,今后五年一定要有跨越式发展。(持久热烈的掌声)


庐山植物园根据记录整理